一枚

世人多媚骨 只有君如故

半夜突然想看b站,好怀恋广亚伦奥的时候,想吃糖

“给你我所有的温暖,脱下唯一挡风的衣衫”

nobody knows 10


小小一更,还没出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幼海说话算话,朴泰桓一推开门,就看到她和一个短头发的女生背对着坐在卡座里。

“幼海姐!抱歉路上有点堵……”

“来泰桓,认识一下,这位是敏智,刘敏智,也是国家代表喔,大韩民国跳水队的呢。”

“你好,”女孩头发半湿,很短,碎碎的搭在额头上,倒也显得娇俏,“不好意思,刚从训练池过来,头发也没吹……”

“不用担心啦,泰桓经常这样,是吧?都是运动员嘛,你俩应该很有共同语言。”幼海安慰的拍拍女孩的手背,抬头朝朴泰桓挑了下眉头。


朴泰桓朝她笑笑。这是他今晚向这位女士做出的最多的动作。





“仁美啊……根本没有用,敏智很漂亮!但泰桓根本不愿意交流啊。安啦……这只是planA,早就猜到不会成功不是吗?”幼海抻了下胳膊,把手机换到左边,“放心好了,起码他现在情绪很稳定,睡眠也不错,你该和那位中国选手联系一下了。哎??下周吗,会不会太快了……他这么爽快答应了?”





朴仁美和孙杨约在了首尔一家咖啡店。她推开挂满松果和雪花饰物的玻璃门,一眼就看到坐在中间的高大男人。


“实在不好意思,孙杨选手,我本打算去杭州的。”仁美在他身边坐下,这个中国男孩自己已经相当熟悉了——以往他还小的时候,总在追着弟弟的眼神。


“没关系啊姐姐。”孙杨声音还有一丝孩子气。仁美的英文刚刚够用,好在孙杨也是。


“来的真早,住在这附近吗?”


“对,住在恩行酒店。”孙杨给她倒了玫瑰花茶。很香,仁美心里有一点讶异,他连自己爱喝什么都知道。恩行,正好也是朴泰桓公寓旁最近的一家酒店。


“真巧,我非常喜欢这家的玫瑰花茶…孙杨选手也喜欢吗?”


“叫我孙杨就好了。老实说,姐姐,这都是朴泰桓告诉我的…闲聊而已,我也不知道怎么都记下来了。”缤纷的蛋糕摆在三层的托盘上,鲜嫩的山茶花还沾着水珠,但此刻,没有人关心它们。



“姐姐这次找我,我们都明白是什么事吧。其实我真的非常担心……您不找我我也要来找您了。”孙杨说道。


仁美松了口气,不用转着弯开头了,很好。

“大概你也知道,泰桓有点心理问题。做梦,失眠,偶尔情绪崩溃。我的朋友是他心理医生,他跟医生说他反复做梦,梦在比赛,在训练。本来这也没什么,但他特意提到了你的存在。医生说,你对于他,一定有非常不一样的意味。”

仁美把烤瓷茶杯轻轻放在桌上:“今天就是想问一下孙杨选手,您和我弟弟,有过一段什么样的往事呢?”






游泳馆有外国选手,圣诞节来临前的这几天已经快要放假了。朴泰桓不用每时每刻呆在那里,顿时感觉时间充裕了起来。

既然如此,那就去接两个小女友去游乐园好了~



“姐姐,宝贝们在家吗?我现在开车过去,接她们去baby Garden,泰熙上次想吃那的乌云棉花糖来着。”



“……泰桓,你要不要来一下十字路口这边的咖啡馆?对,文惠大街这边第三道。门口挂着很多松果和圣诞装饰。我让……孙杨选手出去接你。”

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~~sunpark热度已经凉了(ಥ_ಥ)

还是很怀恋去年这个时候,夏夏,花花,接口,树,小暖笙,舟,省略号,Fiaroa,雲葬……我爱的太太们热情的投喂,一两百热度是常事。

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 天凉好个秋 ……

今天情绪不太好,一边码论文一边哽咽,瞥到了搜狗输入法的皮肤是桓桓生日会,于是又去了b站。

只想说我复健了,我要把我的nobody knows码完…不论现实结局是如何,我觉得他俩之间,都非常让我动容。

是一个动人的故事,无所谓谁用情深谁用情浅,无所谓爱情友情对手情,更无所谓是不是单身。因为我就是想写一个故事,孙杨和朴泰桓的故事。


希望你记得给少年的你擦眼泪的那个人
希望你记得人心向背孤身援你式微的那个人

这就已经很美好了

【军烨】寒冬蓝雨(一)


军烨
现实向
ooc的话…轻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北方的雪最是没完没了,鹅毛大雪飘下来,簌簌地落在人头发上肩膀上。刘烨鼓着腮帮子吹鼻尖上一朵雪花儿,噗嗤噗嗤的吐着热气。

“刘烨老师,导演说趁着雪大,赶紧把下一镜拍了,这天然的大雪吧,拍出来特有感觉。”小姑娘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脖子上挂着蓝色小牌,晃晃悠悠像个企鹅的跑过来找他。

“好马上就去,哎小李,我助理上屋拿东西去了,你没事的话帮我去化妆室瞅着点小诺行不?我怕他瞎折腾。”刘烨终于放弃吹鼻子上那片雪花,直接一抹脸,甩了甩脸上的水珠。

“您放心啊刘老师!我下午没别的事,一会就去看看诺一。”小姑娘眼睛放光,倒是乐得开心。

刘烨也很开心,儿子随爹,多招人疼啊。

布丁诺今年四岁,软软的一个小包子,小混血长得特漂亮,剧组的哥哥姐姐们坠喜欢刘老师拍戏带诺一来了。

小诺一趴在化妆间的椅子上,跟化妆师姐姐科普西游记的剧情。整个人缩在他爹又厚又大的羽绒服里,只露出一张团子小脸,biabiabia的念叨着昨天晚上看的黑熊洞。

刘烨一下午都没得空去瞅他,他也不计较,一个人陷在椅子里自言自语也很满足。就是有时候探着脑袋往窗子外瞅,我爸爸呢?
刘烨一推门进来,就看到自己可怜可爱的小儿子伸长个脖子贴着窗户,差点就飙泪了。

“抱歉cheri…爸爸在拍戏,没顾上你…哎宝贝儿……”诺一被抱起来,毫不在意的亲亲热热贴爸爸脸上:“爸爸……你走了好长时间,你都想我了吗?”

“当然…我特想你诺一…”刘烨抱着他到处转悠,诺一趴在他肩膀上,甜甜的跟叔叔阿姨们问好。

“诺一,爸爸跟你说,这样,妈妈呢跟霓娜要有两星期才能回来,爸爸这几天还得赶戏,你跟爷爷奶奶这几天,d'accord?”

“d'accord……但是…但是爸爸,我想要有小朋友跟我一起,爷爷奶奶那里没有人陪我玩…”诺一说话声音软软的,讲的又很慢。

“那你…你想去哪里呢?大姑这几天也出差,你姐姐呢也还在上学,要不去找大竣哥哥玩?”

“大竣哥哥去美国了,你知道吗美国在那一边…地球是个圆的…”

“好好好诺一,别飞。”刘烨一个头两个大,这小祖宗说好哄也好哄,说难伺候着也确实要命。

“我想去康康哥哥家。”诺一看爸爸脸色,立刻果断给出了结论。

“………”爷俩大眼瞪小眼,诺一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“不是…诺一,康康哥哥也得上学……不是,康康哥哥的姐姐得上学,不是所有人都有小朋友假期的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可是,我去找康康哥哥玩,不找康康哥哥的姐姐。”

小笨蛋逻辑清晰,坚定不移。


诺一仰着头瞅着他爹,他爹神色严肃的准备打电话。
诺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刘烨心想,谁喜欢你这大眼睛让谁伺候你去吧。

“哎师哥…你在哪呢?不是,吃过了……对对,还不都是诺一,他妈和霓娜回法国了,我拍着戏呢没空带他,他非得去找康康玩……是,小孩子放假呗…那什么,明儿我让小王送他过去?啊…那也成,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啊…行就这样……”

“爸爸我爱你…”诺一一头扑进爸爸怀里,刘烨哼哼唧唧的想,算你有良心。


胡军第二天到的很早,刘烨起的也很早。一敲门他就开了,桌上摆着保姆做好的早餐,腾腾的冒着热气,一时无话。

“诺一呢?”胡军这个人,除非他刻意,否则绝不会让场面尴尬下去。

“还在睡…昨蹦跶一天估计,估计有点累。那什么,你吃饭吗?”

“吃过了来的,你刚起呢?”

“起了好一会了…今天赶戏,我得走了,八点钟叫诺一就行了啊,东西都收好了在箱子里,”他不停的眨眼睛,四处乱瞅,“那什么,我走了啊师哥,真、真来不及了。”

“去吧,放心好了。”胡军笑笑,这小子三十七了,怎么还跟个愣头青似的。

保姆从厨房里出来说,胡老师您吃点吧,早上现做的,这个紫薯我老家自己种的,没污染,刘老师吃了好几个呢。

“你们家吃饭这么早啊?”胡军想这才七点钟,小叶子都吃完跑了。

“也不是回回这么早,刘老师今天有事嘛,五点多就起来吃饭了。哎您看那南瓜粥,煮的可烂了,刘老师吃完让我特地给您准备的,不尝尝吗?”

这怎么能不尝尝呢?

“特别甜,我口味啊,就嗜甜。”
这人真甜,羞赧又缠绵。

诺一醒的时候嗓子哑哑的叫爸爸,睁开眼看见是胡伯伯,也不闹腾,眯缝着眼睛说胡伯伯早上好…

把这么个小团子抱在怀里,胡军心里软的一塌糊涂。九儿长大了,康儿冷酷不让抱,诺一倒是个黏人的性子,亲亲热热的抱着他脖子亲了一下。

和他爹一个样,招人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还不太会写军烨,把握不好节奏…试个水^_^

深情不及你,爱也是。

“暂别了,来日再见。”唐生是想说,未来总会相见的吧。


我寄人间雪满头。所有爱情里,我最喜欢你们。

去年今日。生日快乐dear!二十六岁,顺顺利利,开开心心,最大的祝愿。
爱你❤

883澳洲站叶子穿的师哥羽绒服


只是猜想,不负责任。

在贴吧看到有人说但是没锤,我去截了几个图,大家瞅瞅。反正我觉得99%可能是他师哥的。

图一图二先看叶子和康康的衣服,迷彩花色一毛一样,手臂处都有一个同样的金色标志。

图三右下角师哥的裤子花纹,和叶子衣服一样。
图四师哥全身照,全身迷彩打扮,包都是军绿色那个。师哥没穿厚上衣,但是其他人都是羽绒服。

之前没看过lof的军烨啊,如果有人发过就当我不存在~~

是的我一向认为这是切结婚蛋糕的标准姿势。

没有什么比磕cp更让我快乐的了。这几天我在飞_(:3」∠❀)_

摩拳擦掌 让我写写军烨文😭